瑞幸“求真务实”,赔款12亿等待和解

9月21日晚,瑞幸咖啡发布声明称,公司今日发布三则公告,宣布公司在重组计划和资本市场披露方面达到多项“里程碑式”进展,包括:公司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了1.875亿美元的和解意向书;公司已向开曼法院正式提交了对可转债债权人的债务重组方案;公司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包括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在内的2020年年报。

危机尚未解决。

瑞幸“求真务实”,赔款12亿等待和解

瑞幸要赔钱了?

9月21日晚,瑞幸咖啡发布声明称,公司今日发布三则公告,宣布公司在重组计划和资本市场披露方面达到多项“里程碑式”进展,包括:公司与美国集体诉讼的原告代表签署了1.875亿美元的和解意向书;公司已向开曼法院正式提交了对可转债债权人的债务重组方案;公司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包括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在内的2020年年报。

曾经用18个月即赴美上市的速度刷新了登陆资本市场的最短记录,又在13个月后退市,这家创造了诸多“神话”的公司用两年多的时间走完了大部分企业跌宕一生才会经历的命运。

去年4月财务造假危机风波之后,瑞幸一直站在风口浪尖之上:监管调查、退市、董事会和管理层动荡、诉讼、罚款,每一桩都和其创业时期的“战绩”一样,吸引着公众的关注。

这一次连发三则公告,同样引起了不小的反响。瑞幸方面表示,现任管理层履新一年多来,对之前战略和模式进行了根本性的调整创新,取得显著效果。

瑞幸“求真务实”,赔款12亿等待和解

如今,陆正耀重新创业的趣小面正在寻求新一轮1亿融资,曾光环加身的瑞幸却化身打工人苦苦还债,才刚刚回到正轨。

“打工”还债

调整一年多以后,瑞幸终于缓了口气。

迟迟没有发布的2020财年年报终于在近日发布。2020财年(截止12月31日),公司净收入为40.34亿元人民币,与2019年的30.25亿相比增长了33.3%,营收增长源于平均售价提高。

公开资料显示,瑞幸的厚乳系列自2020年9月份推出后,年内就售出3160万杯,占全年销售量20%;今年新推的生椰系列仅6月就实现超1千万杯的销量。

爆品策略+产品组合+提高售价的方式实现了销量与营收的有力增长。2020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瑞幸自营店和无人咖啡机每月平均销售商品总额约为2620万件,较2019年的2420万件提高8%。2020年Q4,这一数字则达到了3160万。此外,累计交易客户数量也从上年同期为4060万提升至超过6490万。但净亏损进一步扩大,达到了56.03亿元,2019年同期为净亏损31.61亿元。

瑞幸“求真务实”,赔款12亿等待和解

此外,瑞幸在昨日晚间还宣布了两件大事。

一是,瑞幸咖啡与美国证券集体诉讼的原告,签署了1.8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1228亿元)的和解意向书,将向2019年5月17日至2020年7月15日期间,购买其公司股票的全球投资者进行赔偿。

这笔1.875亿美元的赔偿额度远低于外界所推测的数十亿至上百亿美元的赔偿范围。瑞幸咖啡在公告中也强调,这份和解协议仍需得到监督公司进行附条件清算的开曼法院以及审理集体诉讼的美国法院批准。

瑞幸咖啡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郭谨一针对这项和解方案表示,一旦获得最终批准,瑞幸咖啡或将解决一项重大的或有负债,并能够更专注于公司运营以及战略计划的执行。

二是,瑞幸已经向开曼法院提交了对可转债债权人的债务重组方案,涉及发行新的一年期和五年期优先票据组合,每年向票据持有人支付9%的票息。

三则公告发布后,瑞幸咖啡在粉单市场一度涨逾18%,与去年退市时3.21亿美元的总市值相比,已经上涨约10倍。

瑞幸失去梦想

公告里出现的“求真务实”四个字,对于一年以前的瑞幸来说,像是个嘲讽。

2020年4月2日,瑞幸自爆公司高管涉嫌捏造2019年2-4季度销售额22亿元,在随后公司成立的特别调查委员会的调查中,CEO钱治亚和COO刘剑被被证实运作了造假系统。

调查结果显示,几百封邮件记录内容显示了瑞幸内部造假的所有流程和与其他相关方“交易”的细节,钱治亚甚至还亲自跟进这些“交易”付款的进度。事件爆出之后,瑞幸被美国投资者集体追讨。

在去年5月12日宣布终止钱治亚公司CEO职务时,还宣布了一系列的新任,形成新的管理层团队。

在事发后长达5个月的调查后,12月17日,瑞幸在经历财务危机后的第一份业绩报告里提到了战略上的转变——全面收缩。

瑞幸停止了狂奔,进行针对性地选址,并关闭表现不佳的门店。原计划2020年开到1万家店的目标已经不再提起,截至2021年7月31日,瑞幸在中国的自营店已经达到了4030家,加盟店1293家和752台Luckin咖啡速递机。

瑞幸“求真务实”,赔款12亿等待和解

要知道,在此前瑞幸咖啡扩张的速度到了令其他玩家咋舌的地步——仅一年多的时间,门店数量就反超入华20多年星巴克,截止2019年年底门店数量达到了惊人的4507家。

当时的报告里还指出,瑞幸咖啡决定着重发展其核心咖啡业务(包括自营店和加盟店),将资源向核心业务倾斜,并且进一步优化产品组合、产品定价和折扣政策,以保证用户留存和购买频次,进而优化成本控制。

现在打开瑞幸的小程序可以看到,除了咖啡以外,菜单栏里还有瑞纳冰、轻乳茶、甜品小点、烘焙轻食、经典饮品和潮品周边,连矿泉水和湿巾、帆布袋都被纳入销售范围内。

瑞幸“求真务实”,赔款12亿等待和解

而曾经被寄以厚望的无人零售业务(瑞即购和瑞划算)则被部分砍掉,小鹿茶停止招商加盟。

从融资导向到产品导向,抛弃诸多“梦想“之后,瑞幸终于成为了一家正常的卖咖啡的公司。

翻身不易

只是,瑞幸已经不是当初瑞幸。国产咖啡也不再是瑞幸一家独大的局面。

在瑞幸暴雷的第二天,此前刚因奶茶涨价被骂上热搜的喜茶立刻放下身段,打出“全新喜茶咖啡,今日买一送一”的标语,在今年8月,喜茶官方公众号以一篇《“谁要喝喜茶的咖啡啊”》表态将报以尊重之心重新入局咖啡;当时,便利蜂也宣布加码咖啡业务,强调咖啡豆的原料是与瑞幸、星巴克同款的阿拉比卡咖啡豆,叠加优惠后,几款咖啡价格可以在5元左右。

瑞幸“求真务实”,赔款12亿等待和解

至此,这种结果更慢、平均价格相对较贵的咖啡豆不再是少数知名咖啡品牌的“招牌”。

此外,在经历过去年新冠疫情影响下的关店潮之后,今年再度迎来了新一轮的咖啡品牌融资热,公开资料显示,Seesaw咖啡、Manner咖啡、M Stand咖啡在2021年获得新融资之后,估值分别约为10亿元、28亿美元、40亿元。

除了连锁咖啡品牌,6月精品速溶咖啡的三顿半获得新一轮数亿元战略融资,投后估值45亿人民币,鹰集同样完成半年来的第三轮融资,投资方益源资本和哔哩哔哩。

瑞幸“求真务实”,赔款12亿等待和解

瑞幸曾以一杯极致性价比的咖啡和令人讶异的开店速度见长。但在去年的轰然倒下之后变成了拖累,成了后来者们的“前车之鉴”,新锐品牌们不再一味追求疯狂的开店速度和价格战。

如今,其虽在门店数量上守住了优势,但却称不上高枕无忧,更年轻的品牌们已经用产品在细分领域上站稳了脚跟,正在试探着从一线、新一线城市向外扩张。

瑞幸诞生于人均年消费量只有6杯的咖啡市场时代,让年轻人喝上了第一杯高性价比的国产咖啡,虽然有数据预计2023年国人平均咖啡消费将超过10杯,但其中有几杯是瑞幸,已经难以给出一个乐观的答案。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