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二线城市脱口秀俱乐部如何「捱」过七年?

顶着每季开播前的疑问:是否还有新人?《脱口秀大会》用每一季节目的表现给出回应。

新人不少且不少还挺强,让《脱口秀大会》一直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这背后不难看出近几年国内脱口秀行业的发展,以及从业人员的增加。

正是由于脱口秀的逐渐流行,更多城市开始出现脱口秀俱乐部,拥有了线下演出、开放麦表演。除了印象中、拥有脱口秀良好土壤的北京、上海,更多选手背后的、来自其它城市的脱口秀俱乐部也在被看到。

湖南笑嘛脱口秀俱乐部主理人伟大爷出现在《脱口秀大会3》的舞台上;孟川是济南泥乐脱口秀俱乐部的老板;皮球是广深脱口秀俱乐部的负责人,它的演员赵晓卉以“车间女工”和“五月天粉丝”身份活跃在《脱口秀大会》舞台;而在《脱口秀大会4》中贡献精彩表演的小佳与肉食动物,则属于厦门来疯喜剧俱乐部……

《脱口秀大会4》
《脱口秀大会4》

尽管网络节目的带动,让脱口秀的受众逐渐扩大,也促进了产业的发展。但相较于北京、上海丰厚的脱口秀土壤,二三线城市喜剧俱乐部的发展仍然面临不小的挑战。

“我个人觉得每个城市,特别是二三线城市,喜剧俱乐部的发展离不开几个东西:第一,是城市的人口规模,这个决定了观众数量和演员基数。其次,需要有规律的演出和完整的培训体系,让想要进入这一行业的人或者爱好者们能够有渠道进入,然后通过培训课程入门、上开放麦不断练习,长期坚持并且不断持续的的创作喜剧作品,最后才能成为演员。”厦门来疯喜剧俱乐部主理人Lucy表示。

不过,也正是由于二三线城市与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土壤不同,让喜剧俱乐部在演员来源、俱乐部发展与运营等多方面呈现出差异化。

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采访了厦门来疯喜剧俱乐部主理人Lucy、来疯喜剧单口及漫才板块负责人团酱、2020年单立人原创喜剧大赛多人组冠军-漫才组合板蓝根成员植物油来疯喜剧漫才演员、脱口秀演员熊二,听他们聊聊这个创办了七年的喜剧俱乐部走过的高高低低、伴随着国内脱口秀行业发展所经历的喜剧之路和积攒的运营之法以及在二三线城市当脱口秀演员的体验。

成立初期:演员从观众中来,“支撑”全凭兴趣

2012年,一档脱口秀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在东方卫视播出,再一次将脱口秀这一喜剧形式带到观众面前。

彼时,大概很少有人会想到,这个深夜时段播出节目的总导演,与主持人王自健口中常常提到的“蛋蛋”,会在日后以“笑果文化”之名,借助网络综艺的风靡,以连续几季的《吐槽大会》与《脱口秀大会》,将脱口秀带入更大受众的认知中。

2021年,《脱口秀大会》来到第四季,李诞早已成为手握“拍灯”大权的领笑员,站在他对面的是难得一见的国内脱口秀大集结:脱口秀OG和新人、老牌俱乐部与新兴厂牌同场表演。

《脱口秀大会4》脱口秀OG周奇默
《脱口秀大会4》脱口秀OG周奇默

几年时间里,脱口秀在国内发展迅速,并拥有了不少的受众群体。随之,脱口秀也不再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专属品”。

比如,2015年成立于厦门的喜剧俱乐部“来疯”,横跨了脱口秀从小众走向大众化的进程。

当然,起初很难。

来疯喜剧成立之初,脱口秀在国内仍属于小众喜剧形式,同时鉴于厦门的人口数量和脱口秀专业人员储备等原因,支撑俱乐部最重要的演员和观众是不足的。

彼时,演员主要来自于对脱口秀爱好者,基本从观众转化而来,或由演员推荐——身边的好笑的、合适的都是被推荐的对象。

由于当时俱乐部在初期发展阶段,还没有系统的培训,大家都是因为纯粹的兴趣爱好聚在一起,线下活动规律性不太稳定再加上稚嫩的表演,很难吸引到大规模的观众,前期情况并不算理想。

团酱与Lucy相识于2018年,那时《脱口秀大会2》还没有上线。演员基本为脱口秀爱好者,观众也非常少。演员需要到门口拉观众,上台自带观众,都是常见的情况。“3个演员,3个观众;10个演员,1个观众,这些情况都会有,我们最艰难的时候,讲过一场三个观众三个演员的开放麦。”目前在厦门讲脱口秀时间最长的团酱回忆道。

开放麦现场
开放麦现场

2015年到2017年间,如果以微信群来计算粉丝数,来疯只拥有一个粉丝群,只有100多人。

观众是慢慢积累的过程,也会因为演出的内容逐渐提高而持续增加。主理人Lucy会跟观众私聊,与他们互动,这样可以提升观众对于俱乐部的好感,一举两得。

摸索过后,来疯开始建立一些机制,比如读稿会——每个人上台之前聚在一起,把稿子过几遍,大家互相提建议。演员们会去开放麦进行练习,不断打磨文本与表演;定期举办一些培训课程,从课堂上筛选新鲜血液。

这个凭借着兴趣成立的喜剧俱乐部,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了现在。

40:1式人才储备,演员仍以兼职为主

有段时间,住在大学城的植物油为了进岛讲脱口秀,来回需要坐接近三个小时的公交车。

呼兰曾在段子里说:“我发现说脱口秀连工资都没有。”

这几乎是早期绝大部分的脱口秀演员的常态,甚至也是当下大部分脱口秀演员的状态——以兼职为主,收入也不高。

脱口秀演员的收入是与表演场次、表演时长挂钩的,而表演场次等因素又与城市的受众规模、厂牌数量等有所关联。

据Lucy和植物油介绍,如果要将讲脱口秀当作全职,并靠其来养活自己,一般会选择去上海和北京发展,因为这两个地方的厂牌较多,演出机会、场次也会相对较多。

北京厂牌单立人
北京厂牌单立人

“以我们来疯的情况来说,在厦门我们一周有9场演出,其中4场是开放麦,是属于打磨段子的练习场,票价很低,演员也是没有报酬的。周末会有5场演出,这个频率在一个人口规模不大的城市,已经不算低。”Lucy继续解释道,“但是比起北京、上海的情况又不一样。因为北京和上海可能一个城市有十几家俱乐部,每一家周末可能都有四五场演出,加在一起一周可能就会有几十场演出。”

其它的几个新一线城市,相对发展得好一些,可能会有十名左右全职脱口秀演员。而对于二三线城市来说,受限于城市的体量,每座城市全职的基本上就只有一两个俱乐部负责人了。

同时,行业的新鲜和门槛也阻止了更多人毫无顾虑地进入其中。这是一个需要积累、也需要一些天赋和努力的行业。而从产生兴趣,到开放麦试炼,再到拥有成熟的作品,面对百人场、几百人场的表演,都是不断筛选、自然淘汰的过程。

据来疯的观察,从观众到喜剧爱好者,从喜剧爱好者到上课培训,再到开放麦,这一系列过程可能就筛选掉了一大批人。如果表演者讲完没有收到正向的反馈或者觉得自己的状态、感觉不如预期,又可能会筛选掉一批人。如果讲了几十次的开放麦,一直坚持上台,才能说明这个人对脱口秀这件事,是认真的。

来疯喜剧团酱演出现场
来疯喜剧团酱演出现场

我觉得这个比例大概在40:1,就是可能加我微信、表现出兴趣的有40个人,最后会有一个人通过不断的练习和打磨,拥有自己成熟的脱口秀内容,最后登上商演的舞台。”团酱补充道,“还有一个数据,就是在接触脱口秀的第一年,如果这一年下来,一个人能够有十几分钟精品的段子,就算是水平不错了。而满足这些数据的人还仅仅只是入门,并不能算是职业演员。”

不过,随着脱口秀的流行和更多喜剧形式的出现并获得关注,以及“脱口秀+”的商业扩展,俱乐部们也开始寻求更多的方式,以既能让俱乐部实现盈利,又能让演员凭借着脱口秀即可养活自己。

盈利不易,靠“脱口秀+”破局

盈利并不是一件易事。

2015年就成立的来疯,2019年演出、开放麦门票才开始收费,在此前的近四年时间里,俱乐部不仅没有赚钱,还需要不断地花钱投入进行运营和发展。

开始收费后,受到疫情的影响,线下娱乐活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停摆状态,困境又开始出现。但是,关于场地建设等投入一直没有停止。

去年到今年,来疯陆续花费了十几万用于场地装修。直到今年的五、六月份,来疯终于开始进入收入的正向增长的状态。

这当然与整个团队对于喜剧的热爱不无关系,同时,这背后也有这么多年来,来疯的运营思路、发展规划和经验总结。

厦门来疯喜剧俱乐部
厦门来疯喜剧俱乐部

目前,来疯主要拥有脱口秀、漫才和即兴剧三大板块。

脱口秀经过数年的发展,在国内已经流行开来,拥有了持续增长的受众群体,并在线上、线下给予演员更多被看到的机会;漫才经由《脱口秀大会》的普及和线下比赛的设立,也逐渐开始被大众认知,并吸引更多爱好者参与其中;即兴剧则更考验演员现场功力,也是为线下演出的法宝之一。

三个板块的确立,主要依赖于人才的储备。“我们之所以会有漫才板块,是因为我们的肉食动物和板蓝根连续两年获得了单立人全国喜剧大赛多人组冠军。”Lucy介绍道:“即兴剧板块是因为做了十年即兴的OG——曾惠真老师的加入。惠真老师在此前一直在国内最早的即兴团体——飞来即兴,是国内第一批即兴剧的演员和培训师,她的加入让我们把整个即兴板块树立了起来。”

据了解,来疯接下来还将尝试Sketch,这也是基于惠真此前有关Sketch综艺节目的编剧经历以及团酱在喜剧综艺里做Sketch编剧的经验。

人才,是一切成型的基石。

正是由于如来疯这样在多种喜剧形式上尝试和取得成绩的俱乐部,从某种程度让更多的地方喜剧俱乐部看到、进行交流,并也开始尝试。这也促进了这些喜剧形式和整个行业的发展。

Sketch Show
Sketch Show

当然,交流是多方面的,其中就包括演员的“交流”——成熟、稳定的演员会被派到外地演出,也会邀请其他俱乐部的演员来俱乐部表演。“一方面可以让本地的观众看到不同城市、不同风格演员的精彩演出,另一方面我们自己的演员也可以去到不同的城市,展示他们的脱口秀作品,收获喜欢他们的观众。”Lucy表示。这也是目前国内俱乐部演员发展的途径和方式之一。

经过几年的摸索,目前在来疯演员进阶的路径大致为——

爱好者通过俱乐部的课程体系来了解这些喜剧形式,并学习一些简单的创作技巧;写稿后带着自己的作品去开放麦练习,每一次开放麦结束后,俱乐部会安排老演员进行复盘,进行点评、给出建议,平时老演员也会帮助新人创作、改稿,也会安排专门的读稿、改稿会,进行文本上的讨论;在开放麦表现稳定了之后,俱乐部会提供机会到不同规模的剧场演出,以给予演员不同环境下的磨练和经验;在作品逐渐成熟、表演逐渐熟练之后,演员们可以去到全国演出、参加比赛或去争取综艺上展示的机会等。

但归根到底,“演得好”还是筛选的最重要标准。

除了在各种喜剧形式上挖掘、培养人才,今年来疯还积极拥抱了线上。

脱口秀演员小佳和漫才组合肉食动物登上了《脱口秀大会4》的舞台,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在Lucy看来,线上节目确实会让观众在短时间内看到演员,获得曝光度。但线上节目不是脱口秀演员“出头”的唯一渠道,线下的积累一定是线上的基础。

《脱口秀大会4》小佳
《脱口秀大会4》小佳

除此之外,来疯还与不少公司、品牌合作,开展定制喜剧演出和进行喜剧节目策划,在探索更多“脱口秀+”的模式和可能性。比如为地产、车行、银行定制相关喜剧内容并做专场演出;在艺术展中,打造“看展+喜剧表演”动静结合的新颖形式;为公司年会策划企业内部脱口秀活动,并进行系统的培训和改稿等配套环节。同时,来疯也将即兴剧带入剧场、剧院、企业培训和团建中,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喜剧+”的模式既扩大了厂牌的影响力,又不失为获得收益的好的方式之一,同时,这样轻松的形式也符合当下不少年轻人的喜好。

《脱口秀大会》等垂类喜剧综艺的出现和流行,让脱口秀等喜剧形式被越来越多的观众看到、接受,线上节目的造星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线下,资本、市场空间推动着行业的发展,新鲜血液不断涌入,而爱好者们也在保持初心的坚持。

在2020年的《脱口秀大会3》结束后,团酱感受了新一线、二三线城市喜剧俱乐部数量的增加。

“我们行业内的人会感觉到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个行业、越来越多人想做,这是令我们感到开心的。”团酱分享道,同时,另一个变化大概是:“现在演出不用再那么担心门票了,观众还没有演员多的演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