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赚了3000亿,恐怖的黄峥!

一战赚了3000亿,恐怖的黄峥!
通过创造局部的优势,进而有机会获得整个战役的胜利。
作者 I 邱处机
来源 I 邱处机(ID:qiuchuji_1993)
 
黄峥,1980年出生于浙江杭州,自幼天资聪颖。
 
小学时期的他便因奥数专长崭露头角,被杭州外国语学校录取,后直接保送至浙江大学混合班就读,师从两大中国工程院院士,主修计算机专业。
 
而后,黄峥赴美留学,入微软,进谷歌,习得一身“武艺”。
 
“内功”大成之时,黄峥一头扎进创业大潮。做3C电商,搞电商代运营,开发游戏,三进三出,最后在拼多多的项目上登峰造极。
 
纵观黄峥的成长历程,除了他自己的观察和思考,有两个人的理念对他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一个是股神巴菲特,让他见识到了简单和常识的力量。
 
另一个则是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教会了他什么叫做“本分”,做人要懂得藏锋。
 
所以,黄峥这两年在拼多多年活跃用户超过淘宝,身价超3000亿时,先后辞任拼多多CEO和董事长一职,并捐款1000多亿成立繁星慈善基金会,也不足为奇。
 
这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洒脱,和段永平何其相似。
 
两人在功成名就之后,都选择当个闲人,专注于自己的兴趣。略微不同的是,段永平选择的是投资,而黄峥选择的是科学研究。
 
可以说,今日的黄峥,就是集巴菲特和段永平思想的大成者。
 
01
了解背景,尊重事实
简单和常识,有着非凡的力量
 
2006年,段永平带黄峥参加了股神巴菲特的午餐。这顿饭给黄峥带来的最大收获,就是让他意识到了简单和常识的力量。
 
黄峥后来在他的公众号写道:
 
“我发现巴菲特讲的东西其实特别简单,连我母亲都能听懂。常识显而易见、容易理解,但我们因为成长、学习形成的偏见和个人利益的诉求蒙蔽了我们。
 
人的思想很容易被染污的,对一件事做判断时,你需要了解背景和事实,了解之后需要的不是睿智,而是面对事实时,是否还有勇气用理性和常识来判断。”
 
一战赚了3000亿,恐怖的黄峥!
在拼多多的商业逻辑和用户群体上,黄峥就曾面临过质疑。
 
很多人认为,拼多多创立3年上市,5年市值就超过1000亿美金,是因为做了消费降级,投准了五环外用户“爱贪小便宜”的喜好,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但黄峥对此并不赞同,他认为自己做的才是真正的消费升级。
 
用他的话说:
 
“消费升级不是让上海人去过巴黎人的生活,而是让安徽安庆的人有厨纸用,有好水果吃。
 
低价只是我们阶段性获取用户的方式,我们吸引的是追求高性价比的人群,他会买一个爱马仕的包,也会用9.9元买一箱芒果,这与他的消费能力没有关系。
 
在消费这件事上,所有人都一样,不论有钱还是没钱,实惠是一个普遍需求。”
 
黄峥为什么会这么说呢?背后其实是他对生活的观察思考,以及对常识的判断。
 
在普通工人家庭长大的黄峥一直在思考,像他父母这样的人群,到底是怎么思考,怎么生活的。
 
他发现,即使他母亲现在很有钱了,也不舍得打车,她觉得时间又不太值钱,做公共交通就可以了。
 
所以在你们觉得拼多多找别人助力砍一刀很麻烦时,背后有无数像黄峥妈妈一样的人群不这么认为。
 
同时,黄峥母亲出门买菜、买纸巾时,还是会在乎一两块钱的差异,但她同时也买高配置的iPhone。
 
所以,在黄峥看来,拼多多满足的不是一个群体,而是每个人的其中一面,那就是实惠。这就是黄峥所看到的常识。
 
另外,很多人把拼多多的用户群定义为五环外的下沉人群,黄峥对此嗤之以鼻:
 
“只有在北京五环内的人才会说这是下沉人群。我们关注的是中国最广大的老百姓,他们才是最主流的人群。”
 
确实,由于幸存者偏差,一群人口中的消费降级,其实是另一群人的消费升级。
 
去年李克强总理透露了一个数据,我国目前还有6亿人口月均收入低于1000元,这才是中国真正的样子。
 
财经博主互联网怪盗团也曾说过:“
 
  • 这个国家,从来不是微博体现的那个“人人悦己,光鲜亮丽”的样子;

  • 不是知乎体现的那个“人均985,年薪百万,刚下飞机”的样子;

  • 不是豆瓣体现的那个“人人读过卡夫卡,全都喜欢村上春树”的样子;

  • 也不是小红书体现的那个“一年之内炫耀自己买了法拉利的人比法拉利年产量还多”的样子。”

 
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要忘记,农村包围城市,在这片土地上,是取得过巨大成功的。
 
只有双脚沾满泥巴,才能理解复杂的中国。
 
只有理解复杂的中国,才有机会让它变得更好。
 
一战赚了3000亿,恐怖的黄峥!
在商业价值上,段永平还教过黄峥一个常识:价格一定会波动,但只要你的价值提升,最终价格会和价值接近。
 
黄峥对它的理解,就是安心增加企业的内生价值,不要过度在意资本市场的价格波动。
 
拼多多上市那天,黄峥没去美国敲钟。有人问他为什么,黄峥非常淡然:
 
“我没觉得这是那么大的事,上市只是一个结果,我们不会因为上市不上市有特别的改变。
 
我们每天都在围绕消费者的需求认真做事情,不会说突然之间股票市场上有一个代码好像就不一样了。或者说我黄峥头上顶了一个市值,难道这个人就变了吗?其实什么也没有变。”
 
在公司对外表达上,黄峥也相信一个常识,那就是言多必失。
 
所以与互联网时代主流“开放“文化不同的是,拼多多是一家文化较为封闭、甚至紧张的公司:不鼓励员工对外交流,信息权限极其有限。
 
而黄峥个人也不爱接受采访,不爱参加大会,不爱大佬聚餐,极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中。
 
对于这种极端的常识理解,我们很难判断终局的好坏,但确实给拼多多带来了不少问题。
 
一是内部员工缺乏归属感。
 
有内部员工曾在知乎写到,“拼多多团队年轻化,薪资也不错,还包一日三餐。但是,公司文化的缺失,以及员工间缺乏沟通,很多人觉得没什么归属感。”
 
根据拼多多内部员工的回答,黄峥给人一种感觉,虽然偶尔也能嘻嘻哈哈,但还是缺乏“交流感”。
 
二是外部公共沟通产生误解。
 
2018年,拼多多接连爆出商家维权、假货危机,遭到全网质疑。连黄峥母亲都打来电话:“为什么?怎么会这样?”那是母亲第一次过问他的工作。
 
沉默寡言的黄峥终于认识到一个问题:拼多多的规模已经如此庞大,公共沟通确实需要重视起来。
 
于是,拼多多正式召开媒体沟通会,黄峥选择把很多问题摊开了去说,那也是拼多多创业3年以来首次进行公开回应。
 
被重罚的商家以为拼多多靠克扣保证金发财,可是事实上,拼多多假一赔十,把保证金全支付给了消费者,分文未取。
 
但这种解释,依然被外界看作狡辩。
 
“一边倒的正面不是我们追求的,一边倒的负面也从来不是真实的拼多多。黄峥曾弱弱地表达过:“我们可能不被理解,但我们总是出于善意,不作恶。”
 
连一向低调的段永平,那时也忍不住替黄峥说话,“我对黄峥有很高的信任度,给他 10 年时间,大家会看到他厉害的地方的。”
 
 
02
本分是最大的实用主义
在其位,谋其政
 
2018年,《财经》记者宋玮和房宫一柳曾经问过黄峥,为什么一开始会去做电商代运营和游戏公司?
 
黄峥的回答是:
 
“因为我还没有进化到可以做完全不赚钱的事。未来我希望可以做不赚钱的科研,但做商业不去赚钱,我觉得是不道德的,应该按照商业的逻辑去做一个本分的商人。”
 
黄峥的这个理念从何而来呢?这不得不再提及他的人生导师段永平。
 
“先做正确的事,然后再把事情做正确。”段永平关于本分的一句名言,一直被大家津津乐道。
 
而黄峥更是将段永平对本分的定义进行了升级,那就是实用主义:在其位,谋其政。
 
一战赚了3000亿,恐怖的黄峥!
在黄峥看来,对于公司来说,它的本分就是诚信赚钱。对于个人来说,就是各司其职,说到做到,拿结果说话。
 
先说说诚信赚钱。
                                                                      
第二次创业做电商代运营公司乐其时,有一个大客户向黄峥索要回扣,不给就终止合作。
 
这家客户的业务占当时乐其总销售额的60%,如果黄峥拒绝的话,乐其的半壁江山就垮了。
 
他苦恼地向丁磊吐槽,丁磊说:要不要我帮你打抱不平?黄峥想了想,说还是算了,我自己处理吧。
 
最后他坚决拒绝了客户的要求,咬着牙承受了60%的营业额损失。
 
不过黄峥认为这样做是值得的,后来他对此表态:
 
“刚创业,如果做了这件事,就没法规模化了。在那种情况下你都不行贿,大家都会意识到你来真的,会帮你省掉很多后续成本。这就像打了一场仗,一定程度维持了多年的稳定。”
 
而正是秉持这样的诚信本分,乐其成立三年后,才能发展成淘宝的“金牌淘拍档”,团队增长到100多人,年销售额过亿,利润超过千万。
 
再说说各司其职。
 
在黄峥看来,你是什么人,在什么位置上,就该做什么样的事。
 
“CEO首先要找到一条雪程很长的坡道,然后在雪球从雪道上滚下来时,看雪道上有没有大的障碍物。
 
如果有就把它挪开,雪球滚起来的时候,尽量少干预雪球本身。”
 
所以黄峥从不碰任何具体的执行,他定好战略,高管主动请命执行,黄峥会给很大的资源空间,但代价就是要么做大,要么离职。
 
而对于普通员工,黄峥也认为他们应该以目标为导向,多想想能为拼多多做些什么。
 
以前互联网公司996加班文化盛行,而拼多多更是其中的典型。
 
在拼多多上市第二天晚上,黄峥开了2小时全体员工会。2000多名员工进场规定不带笔,手机不能录音,问题写到纸上带进去。
 
开场第一个问题就是:“上市了会有双休吗?”
 
黄峥果断回答:“没有。”
 
这引起了不少人的诟病。
 
而去年拼多多发起社区团购城市争夺战时,一名新疆员工的加班猝死,更是将拼多多的加班文化推向了风口浪尖。
 
某种程度上,黄峥的这种管理方式使得拼多多变成一家执行力很强、效率很高的公司。但对员工来说,有时候又太过不近人情,不留一点余地。
 
这可能也是黄峥对人性需求常识的一种理解:只要给出远高出行业平均水平的薪酬,留下来并接受这种文化的人,才是最适合的人。
 
03
创业和投资是相通的
好的生意,好的合伙人,合适的价格
 
巴菲特除了让黄峥认识到简单和常识的力量,他的投资理念也对黄峥影响深远。
 
在黄峥创业之后,他越发觉得投资和创业有很大相似之处。
 
首先,巴菲特说买股票就是买partof the company,要有长期持有的心态去寻找好的生意和合伙人。
 
这和创业很像,一方面要选择正确的生意模式。
 
因为在正确的方向上逐步前进,远比在不正确的方向狂奔要好。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行哪怕慢一点,但像投资中复利的连续回报也是很厉害的。
 
巴菲特说他见过很多一般的人,在金融行业赚了不少钱,也见过好些很聪明优秀的人在不好的行业里苦苦挣扎。
 
所以在创业的路上,很多时候也像投资一样,选择比努力重要。
 
黄峥在谷歌工作后也有这种感触:
 
“Google的“不作恶”深入到了基因,把使命、价值观放在了利润之前,而利润只是随着做正确的事带来的副产品。”
 
这样看来,黄峥关于电商代运营和游戏的创业,本质上是选错了生意,最后才没有做大。
 
另一方面要挑好的合伙人。
 
在投资时,要把创始人和CEO当成自己未来的合伙人,看自己是不是愿意和他们长期做事。
 
创业也是如此,找到能够长期合作的合伙人,是事业获得成功的一大关键。
 
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在某次和MBA同学的对话中,问台下的同学一个问题:
 
“如果你把你的每一个同学当做一个公司,然后你要把自己当前所有的钱投给“他”,占5%,你会选哪一个?
 
往往你不会选最聪明的或是能力最强的,而往往你会选最可信赖的。”
 
这个比喻对于创业选合伙人来说尤为恰当,往往我们要的是可信任的长期搭档,而不是看似能力很强,却永远不知道他会不会背后捅刀的人。
 
反观黄峥的高管团队,我们能看到稳定和默契。陈磊、阿布这些人,从黄峥2007年第一次创业时就陪伴其左右,一路披荆斩棘,方才造就今日的拼多多。
 
一战赚了3000亿,恐怖的黄峥!
其次,投资除了关注好生意、好团队,还需要在乎是不是好价钱。
 
查理芒格让巴菲特意识到,该用一个合理的价钱去买好公司,而不是花时间去捡烟蒂(价格便宜,有些残余价值的,但往往不那么好的公司)。
 
段永平前段时间抄底腾讯,也是基于这个投资理念。
 
同样,从创业来看,一个好的公司应该花力气去解决那些正确又难的问题,而不是四处捡一大堆芝麻。
 
另外,投资中另一个和价钱相关的判断点,是看这个交易损失是否整体可以承受。
 
从创业的角度看,就是投入一个事业的时候,要看会不会把自己搞死。
 
虽然活着是创业的第一要务,但同时你又要用另一个角度来评估:即最后你能不能赢,有没有足够的力量去赢。
 
关于这一点,黄峥在第一次创业做3C电商时,就遇到这样的选择。
 
2007年,黄峥从谷歌出来创立欧酷网时,发展三年就把欧酷做成手机和电子教育品类排名前三的电商网站,年营收6000多万。
 
对于一个初创公司来说,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
 
但令黄峥扼腕叹息的是,京东此时已经成为这个细分领域的老大。
 
黄峥和刘强东见过两次,知道此人的能力,他觉得自己在这行干不过老刘,还不如主动放弃。
 
2016年在接受《新经济100人》李志刚采访时,黄峥这样解释:
 
“如果我不能赢得战争,我就不应该打。某种程度上讲,我跟他是两代人,我需要用自己的身家性命跟他拼吗?没必要。”
 
所以后来,黄峥把欧酷网卖给了前谷歌中国同事、跨境电商兰亭集势创始人郭去疾,开启了自己的第二段创业。
 
最后,巴菲特在谈到投资标的时候,经常会提到生意的护城河。
 
他教会了黄峥一个道理:
 
“如果把创业过程中的各种决策都当做是投资决策,那我们得分辨我们用时间和钱换来的东西哪些是资产,哪些是费用。
 
那些随着时间流逝,对加深生意护城河有利的往往是“资产”。那些时间越久对自己越不利的,可以看成是费用。”
 
在资产的购置上,错误的浪费其实是不太可能的,最多只是买贵了一些。而在费用的浪费上则非常可恶,往往对公司还有负作用。
 
04
钱是工具,不是目的
这样才能创造更大成就
 
拼多多2018年登陆纳斯达克时,发生了一件小事。
 
公司本可以提升20%的发行价,但黄峥坚持定价在19美元。
 
对此,黄峥日后给出了解释:
 
“投资人在下单的时候,肯定不希望提价,来日方长,有钱大家赚,现在要把每一份利都吃光,也不太符合我们的价值观。”
一战赚了3000亿,恐怖的黄峥!
 
黄峥天生不爱钱吗?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金钱观?
 
这又要追溯到他中学时期的经历。
 
黄峥中学就读的杭外是一所贵族学校,每届招收160人,只出不进。
 
在这段读书期间,黄峥发现:“大部分富二代,特别是官二代是非常优秀的。”
 
所以跟他们的相处,让黄峥小小年纪就悟出了八个字:钱是工具,不是目的。
 
后来谷歌上市后,黄峥凭着手里的期权,27岁就变成了千万富翁。
 
他的很多同事也因此实现财富自由,很多人瞬间迷失了自己。
 
“有了太多的钱,很多人失去了工作的动力,他们就这样林林总总耽误了好些年,耽误了最有可能做出更杰出成就的时光。”黄峥后来感叹道。
 
所以在其他人还在迷失时,黄峥股权还兑换完,就辞职开始了创业。
 
我们知道,拼多多是黄峥的第四次创业,如果仅仅是为了钱,他前三次创业的收益就足以让他挥霍一生。
 
所以赚钱肯定不是黄峥再次创业的主要目的。如果赚钱不是,那会是什么呢?
 
后来黄峥在接受采访时给出了答案:
 
“一是我还喜欢当前的事和团队,我很喜欢深度地和一帮自己喜欢的小伙伴披荆斩棘,创造一些东西;
 
二是自己还有一些野心,还有一些能力和能量没有释放,隐约觉得当前的机会能让自己做出一个影响面更大,成就感更强的事。”
 
而正是因为这样的金钱观,黄峥才会一步步走到今天。
 
英雄往往所见略同,被黄峥推崇的巴菲特也有着相同的金钱观。
 
黄峥在他的公众号写过:
 
“巴菲特之所以让人敬佩,主要在于他除了能把资本的游戏玩到极致,更加清楚钱不是目的。
 
他一方面享受着资本游戏的快乐,另一方面把绝大多数钱捐给了比尔盖茨基金会,完成财富应有的再分配。”
 
看到这,你就不难理解,黄峥为什么会拿出上千亿成立繁星公益基金会了。
钱是工具,不是目的。这句话除了被黄峥和巴菲特奉为圣经,其实很多成功的企业家也是如此。
 
只有把钱当成工具,你才不会被金钱操控,才能在正确的道路上行稳致远。
 
05
错位竞争
通过创造局部优势
进而赢得整个战役
 
黄峥曾坦言,他在上学时就悟出了一个道理:
 
“平凡人要想成就不凡事,就要学习田忌赛马。在整体资源处于劣势的情况下,通过创造局部优势,进而有机会获得整个战役的胜利。”
 
田忌赛马本质上是一种错位竞争,在某个点集中自己的优势力量,打击对方的薄弱之处,形成自己的比较优势。
 
一战赚了3000亿,恐怖的黄峥!
黄峥为什么会有这种觉悟呢?这还要从杭州外国语学校说起。
 
相比于其他非富即贵,素质又全面的同学,黄峥认为自己之所以能被杭外录取,是因为自己在奥数方面创造了局部优势,进而才能跟这些人在一个平台共同成长,直至后来被保送至浙江大学混合班。
 
学习计算机后,黄峥又继续创造自己在计算机领域的局部优势,才能结识丁磊,进而收获段永平和巴菲特的友谊。
 
在这个时候,他的人脉成就已经超过了大多数本来整体资源比他好的同龄人。
 
无独有偶,后来创业时,黄峥更是将错位竞争的理念发挥得淋漓尽致。
 
第一次创业做电商时,黄峥之所以选择从手机和电子产品切入,是想避开当时如日中天的淘宝。毕竟那时,淘宝在服装、鞋包等日常用品领域已经是行业第一。
 
但无奈黄峥切入的这个细分领域也存在着一条巨鳄,那就是京东。黄峥自知无力和刘强东对抗,便黯然退出。
 
2014年下半年,黄峥在家养病时发现一个现象:人们一天花在移动社交APP上的时间占到了手机使用时间的40%,但由此达成的电商销售额,还不到电商销售总额的1%。
 
黄峥敏锐地察觉到:社交场景大有可为,而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却忽略了这块处女地。
 
所以黄峥2015年就发起了项目“拼好货”,对这个场景进行测试。没想到效果惊人,两个月后,拼好货日订单便超过了20万单。
 
随后,黄峥就正式成立了拼多多,才有了今日能与阿里并肩的电商巨头。
 
后来接受《财经》记者宋玮采访时,黄峥也就错位竞争给出了回应:
 
“我们与淘宝是错位竞争,争夺的是同一批用户的不同场景,错位才会长得更快,所以不存在打掉淘宝多少订单。
正如Facebook长大,Google会打Facebook,但长期来看两者是并存的,Facebook快速长大也并没有影响Google的成长,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场景。”
 
看到这里,我们能从黄峥的“田忌赛马论”中得到什么启示呢?
 
如果你是和我一样的普通人,想要实现人生的逆袭。
 
那么可以集中自己的时间和优势,先在某个领域取得优异的成绩,或是考上名牌大学,或是成为销售冠军,或是成为技术大拿,亦或是成为自媒体大V………..
 
这样你就有可能链接更多的资源和机会,助推自己的人生走向光明。
 
如果你是一名普通创业者,想要突破巨头的封锁。
 
那么可以集中自己的资金和人力,找到被巨头忽略的消费场景或消费需求,单点突破,快速做到细分领域的第一。
 
这样你就有可能在行业立足,甚至成为另一个巨头。
 
祝福大家,愿你我共勉!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